上海的星巴克

咖啡本身以外,星巴克為顧客創造了「第三空間」,除了家跟辦公室以外的第三個空間。

img_6852

我算不上是星巴克的擁護者,除了年輕在外商工作那一段時間,每天停好機車(那幾年好像還沒有捷運),硬是要繞到星巴克取個外帶杯,裝個樣子…。

多數時候,如果同時有其他的咖啡店可以選擇,星巴克向來不是我的首選。但確實,跟廠商洽商,或是跟不算熟稔的朋友約在星巴克確實是不錯的選擇,進可深談,退可閃退,沒有心理負擔。
繼續閱讀 “上海的星巴克"

Thule 跨界後背包 – 來自瑞典,18 隔層的雙肩電腦包

這款包,我大約背了三個月。實際的體驗,比我期待的好,但一直說不上可以如何形容。突然間看到這個 Logo,想起了大約十年前,我訂 Volvo XC60 車,一位曾經服務汽車媒體的朋友在臉書上說了這一句話:

Volvo 的車看起來就是很簡單,甚至有點陽春,可是你慢慢會感受到很多細節跟貼心,你會喜歡的。

難不成「瑞典」品牌就有這種神奇魔力? 繼續閱讀 “Thule 跨界後背包 – 來自瑞典,18 隔層的雙肩電腦包"

B2B 與 B2C 的競合

去年底開始,不斷聽到周遭的朋友,從事零售的朋友,甚至品牌端的業務都這麼說:零售越來越難做了,B2B 機會大多了。甚至,聽過一個品牌的策略,全力拚 B2B,Retail & Brand marketing 先放一旁。

全世界獲利最高,或者說市值最高的,幾乎都是針對消費者市場的品牌與互聯網公司,如 Apple、LV、Rimowa、Dyson、Tesla(算嗎?)Amazon、Google、Facebook……。B2C 直接面對消費者市場的經營與創業,是過去創業公司的主要趨勢。

B2B 為何近些年被如此期待?在上海,我自己的工作領域裡,B2B 同樣被放大許多。

關鍵是什麼?獲利的需求。 繼續閱讀 “B2B 與 B2C 的競合"

回顧經典影集 – The Newsroom

來到上海,開始習慣看劇打發點時間(除了上班時間,一個人其實很「靜」,放假在租屋處,甚至一整天是沒有說話的聲音)。還是喜歡看美劇,包括紙牌屋、 24 小時反恐任務、BlindSpot 這些劇情挺扯的美劇。近期回看 2012 年 HBO 播出的 The Newsroom,亢奮依舊。

很多人一定都看過這部影集的第一集開場片段:

我 17 歲那年,某種不成熟、帶著憤世忌俗的叛逆高中歲月,讓我經歷一段不順遂,卻又豐富成長的過程。直到今日,我始終以為自己有某種程度的道德偏執,不是那種不亂丟垃圾,不闖紅燈穿越馬路,或者在公車上裝睡沒讓座…。而是,有些是非,其實很容易理解。然多數的人會選擇容易的,而不是正確的。 繼續閱讀 “回顧經典影集 – The Newsroom"

農曆年假最後一日的雜感 – 亂說「品牌」與「通路」

 

「通路為王」,你現在聽起來是刺耳?或是意猶未盡?

 

「品牌為王,通路王中王。品牌是讓人樂得買,通路是讓人樂得賣。」今天看到一位朋友分享文章中的一段話。 繼續閱讀 “農曆年假最後一日的雜感 – 亂說「品牌」與「通路」"

給團隊舞台,更需要給予表演的空間

不知是否在創業的過程裡,養成了事事自我規劃、執行,哪怕每一個細節。

這幾年,不只一次思考該放手給團隊,或者是否應該 Lead the team。我確實很困惑,在尺度的拿捏上。

我以為關鍵是團隊夠優秀與強大?還是當我自以為最擅長的整合團隊與各個連結的過程中,其實我已經插手太多?

團隊夠不夠強大?我必須承認關鍵點在於 Leader。我以為 Leader 是透過觀察團隊運作的過程中找到各個問題,找到可以更精益求精(雞蛋挑骨頭)的關鍵,同時提出建議方案,讓團隊得以跨越每一個關卡。

我或許錯了。為何「或許」?因為我真的困惑了。

前些時候一位前輩幫我看了紫微命盤,給了我一個網址,是這麼解釋我的命格:

也因為性子急,武曲七殺在行動力、執行力上展現驚人的效率。衝勁十足、注重績效、忠於職守,不達目的絕不罷休,絕對是最敬業員工的典範。但是作為武曲七殺的下屬可就要有心理準備了: 因為他們是用這種拼命三郎的標準在要求自己,當然會用相同甚至更高的標準來要求部屬。所以下屬們也不用奢望在他們底下做事可以輕鬆愜意;因為沒有最累,只有更累!

這些年,我給自己職場的訓練,就是快速的拆解議題,尋找「關鍵」,並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案。或許因此,我也「盯」著團隊的「關鍵」,不斷的「提醒」、「放大」這些問題,卻造成團隊的停滯不前?

對於成為 Leader,我期許我自己是打造舞台的人,讓團隊在我搭建的舞台上,可以獲得足夠的資源,盡情的展現最棒的自己;也許,我給了團隊舞台,卻也給了一本我自己寫的劇本,讓舞台上的演員綁手綁腳,總是只能演錯了角色。

寫在 2019 年初,提醒我自己。

47 歲生日,我在上海

對我來說,「旅居」上海是一種優雅但卻有誤的說法,我的現況,是「派駐」上海。

謝謝朋友們的祝福,讓我很清楚知道我又年長了一歲。

過去幾年也都沒特別過生日,但今年生日比較不一樣,自己一個人在上海,依舊是個極普通的一天。

創業的那十多年,在家裡的時間是多的,也幸運地陪伴了孩子們的童年。一轉彎,來到上海,完全不一樣的生活型態了。

比起朋友們的驚訝,老婆的成全,以及孩子們的懂事,才是讓我最不捨的。

如同七個月前說:中國是零售最瘋狂的市場,怎麼能夠不來玩一遭呢?這七個月的工作,給我很大的刺激與想像。有句話:貧窮限制了想像;在上海,「想像」彷彿毫無極限,一切都是天馬行空,一伸手卻又似乎真的抓到了些什麼,怎能不興奮,自然雀躍不已。

未來能成?我也不知道,雖然現在一切稱得上順遂,但「家」的完整永遠是最要緊的。如果在未來的一年內我依舊沒有能力讓家人和我一起進入這個旅程,我會毫不猶豫地回家。

有家人的地方,才是家。